麦涵文学 > 短篇女频 > 小秘书系统 > 第28章 人精的拉锯战

小秘书系统 第28章 人精的拉锯战

    叮咚!
    任务【未来影后的梦想之门】已完成。
    任务奖励:
    令人愉悦的小蛋糕(保质期3个小时), 【是】【否】领取?
    汽车在高速上行驶,很快便进了江海市。
    鞠礼没心情关注行程进度,她望着任务提示想了想, 还是略过了小蛋糕的领取弹出窗。
    只有3个小时的保质期,还是先放着吧,暂时不用,拿出来过期就糟糕了。
    【任务奖励:人事内推奖金一笔,发放进度2/5】;
    【任务奖励:一份精致却不实用的伴手礼,请通过下车帮总裁拎东西的方式领取。】
    通过帮老板拎东西的方式?
    这领取方式倒挺接地气的样子,就是干活换奖品呗。
    鞠礼又点开【明星的眼泪】任务栏,查看奖金发放进度。
    任务奖励:微薄的现金奖励45000,发放进度4/5.
    她双手合十,望着手机屏幕上的【小秘书系统】,祈求着钱钱快飞到妈妈兜里来。
    下车的时候, 她转头对司机老刘道:“刘师傅,您去停车吧,我来帮钟总搬东西。”
    她说罢, 转身去后排拎过老板的笔记本电脑,斜挎在肩膀上, 又蹬蹬蹬跑到车后,从后备箱里拎起剧组送的各种大包小包礼物。
    钟立言一转头就看见自家秘书跟个圣诞树似的, 身上挂的满满登登。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, 终于还是没有说话, 转身穿过两扇门, 站在电梯前等候。
    鞠礼仿佛丝毫不嫌东西沉,一脸的淡然。
    从小要帮妈妈做事,还要照顾弟弟,她可不是那种肩不能扛手不能担的娇娇女。
    走进公司的时候,原本还在羡慕鞠礼可以跟着总裁出差的人,瞧见她这个搬家公司扛大包一样的形象,瞬间都心平气和了。
    给老板当苦力啊?
    那他们可不干,他们都是老板花钱顾过来,做脑力劳动的。
    鞠礼也不管别人的眼神,只猜测着‘通过下车帮总裁拎东西的方式领取’到底会怎样发生。
    将所有总裁的东西都放在老板办公室沙发上时,钟立言的话,给了她答案。
    “这些东西你拿去吧,要么自己带回家,要么丢掉。”他的声音凉凉的,混不在意的样子。
    鞠礼却仿佛听到天籁之音。
    哇,钟老板送礼物都送的这么清新脱俗。
    她可不会因为他嫌弃的口气,就拒绝他‘丢弃’的东西。
    都是好东西呢。
    “谢谢老板。”她站直了身子,脆生生道谢。
    钟立言坐在自己上万人民币的椅子上,头都没抬,只朝她摆了摆手。
    她也不介意,转身拎起所有原本是送给钟老板的礼盒礼袋,简单整理了下,就都抱出去放在了自己电脑桌下,想着下班的时候带走。
    人世间最开心的事儿之一,就是收礼物。
    低头看着这堆东西,她产生一种‘富有’的错觉。
    隔壁张贝贝偷偷瞄了大玻璃落地墙内的钟老板一眼,见对方正对着电脑忙碌,她便两三步凑到鞠礼跟前。
    随着动作,她手腕上戴着的小铃铛叮叮当当响。
    张贝贝显然没有注意到,她手串儿上的铃铛引的其他人侧目。
    蹲到鞠礼桌边,她兴致勃勃道:“鞠礼鞠礼,你这几天过的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累死了,觉都没法睡,你怎么样?”鞠礼一边开机,一边低头问张贝贝。
    这样近距离看,对方的确长的比她漂亮,大大的眼睛,双眼皮,长长的浓睫毛,脸型也精致,穿着也更青春时尚。
    “啊~~你不知道,方菲烦死了,每天把二师兄交给她的工作丢给我。这几天总裁不在办公室,我都成了方菲的专职跑腿了。关键还没人知道这些活是我干的。”张贝贝一边低声抱怨,一边撅起嘴。
    鞠礼摸了摸她的头,“要我说,你就应该直接拒绝方菲。那些活又不是你职责范围内,你就说你很忙呗,拒绝两次,她就不跟你开口了。”
    张贝贝委屈的扁了扁嘴,心里却不以为然。
    她觉得总裁最后不会留下她和鞠礼两个中的任何一个,自己打着主意想去行政部跟方菲,当然不能得罪方菲。
    尤其最近行政部管采购的人离职,这个甜缺空出来,说不定会调方菲来定缺,那也许……她就能到行政部接方菲的位置。
    眼神闪烁了下,张贝贝目光又飘向鞠礼桌下的各种礼盒。
    舔了舔嘴唇,她突然跑回自己办公桌,几秒钟后,再次带着一串儿叮铃声,回到鞠礼身边。
    “昨天晚上我去逛街的时候,看到这个指甲油好好看,我就买了两瓶,你一瓶我一瓶。这瓶巧克力色的特别适合你,你皮肤白,涂这种颜色好高级的。”张贝贝将小礼物放到鞠礼桌上,然后抬头扬起傻乎乎的笑容。
    “哇,好漂亮。”鞠礼捏起指甲油透过光仔细打量,里面的液体晶莹美丽,“也太美了,谢谢你。”
    “别客气,好姐妹嘛。”张贝贝一笑两颗小酒窝,眼睛弯弯的又有些可爱。
    “你这次跟老板去了《白扇军师》剧组吗?见没见到陈昊宇哇?”她转而又瞪大了眼睛,眨巴眨巴的问。
    鞠礼笑着道:“见到了,真人更帅。”
    就是爱哭。
    “哇……好羡慕你哦,我好喜欢他的,之前上学的时候,我还去机场接过他诶。我家墙上现在还贴着他海报呢。”张贝贝一把抓住鞠礼的手,“你认识剧组里的人吗?能想办法要到陈昊宇的签名照吗?”
    她眼巴巴的看着鞠礼。
    “啊……我试试吧。”鞠礼想到陈昊宇对他们俩关系的定位,‘我哭你见过的交情’,要个签名照,应该没问题。
    “太谢谢你了!”张贝贝高兴的双手捧面,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    不过,坐定后,她又有点不高兴。
    如果钟老板是带着她出差,而不是鞠礼,说不定她就能亲自跟陈昊宇要签名照了,也许……
    哪用的着求鞠礼帮忙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另一边,鞠礼自然不知道张贝贝的想法。
    办公室里她认识的人有限,张贝贝回到座位后,剩下的就是她的自由时间了。
    鞠礼回顾了下这两天的工作,简单做了点笔记,彻底放松下来后,她才给陈昊宇发了微信。
    【我回江海市了~】鞠礼。
    【江海市欢迎您。】陈昊宇回的很快。
    【请在江海市稳稳的等待着,过几天我将空降去找你,记得请吃饭。】陈昊宇。
    【你能不能给我一张你的签名照啊?我身边有个朋友,是你的脑残粉。】鞠礼。
    【一般说‘我有个朋友’,都是说自己。你居然是我的脑残粉,我怎么只看出脑残,没有看出‘粉’来?】陈昊宇。
    【……】鞠礼瞪圆了眼睛,鼓起腮帮子。
    眼睛转转,突然唇角一勾。
    找到自己之前炒蛋时候,打在一个碗里的四个生鸡蛋图片,她将之发给了他。
    配的文字是:【我今天打出了个四黄蛋!!!】
    果然,很快陈昊宇就回复了:
    【卧槽!!!!牛b啊!!!!】
    鞠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要不是在办公室,她只怕要捧腹大笑。
    转眸瞟了张贝贝一眼,她忍不住脑内对张贝贝道:你根本不了解你的偶像!一点也不!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刚跟陈昊宇要到签名照,她就收到了朱敬一的微信:
    【你回江海了?来我办公室一下吧,我有事跟你说。】
    【人事部的副总监梁晓彤也在。】
    鞠礼瞪圆了眼睛,终于要来了吗?
    她点开小秘书系统一看,【明星的眼泪】45000元奖金的发放进度果然变成4.9/5,连【未来影后的梦想之门】人事内推奖金一笔的发放进度,都变成了4.9/5——
    进度只差最后0.1了!
    她无声喊了句‘耶’,忙回复:
    【好的,二师兄,我这就过来。】
    她站起身,挺直了胸膛,微微昂起下巴。
    领钱的态度,必须端正。
    得像打鸣时的小公鸡一样趾高气昂,要有精气神儿才行!
    事实上,鞠礼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到二师兄办公室的,注意力再次回到身体里时,她已经站在他门口了。
    朱敬一坐在大办公桌后,人事部的梁晓彤坐在客座上,两人齐齐回头看她,都带着微笑。
    鞠礼走形式的敲了两下门,才推门入室。
    “坐吧。”朱敬一说。
    鞠礼点了点头,坐在了梁晓彤身边。
    “鞠礼,为了奖励你入职这几天的优秀表现,公司决定提前为你转正。”梁晓彤与朱敬一对视一眼,率先开口。
    说罢,她将自己面前摆着的一份补充协议,推到了鞠礼面前。
    “谢谢梁总,也谢谢朱总。”鞠礼表现的很有礼貌,同时也非常冷静。
    梁晓彤观察着鞠礼的表情,“在这里签个字就好。”
    鞠礼没有立即签字,而是捏起补充协议认真通读一遍,才谨慎签字,并写下今天的时间。
    有独立思维能力,不是那种傻天真的大学毕业生。
    梁晓彤在心里给鞠礼下定义,并一一推翻了她最初对鞠礼的判断。
    朱敬一看着鞠礼签字,待对方抬头时,他朝着她点了点头,挑起嘴角,一脸认同和鼓励。
    鞠礼便也回了他一个笑。
    朱敬一眼帘微垂,觉得他和鞠礼进行了一次心照不宣的眼神交流。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他们俩是有一个共同保有的秘密的——关于鞠礼悉心安排与他的相识,这是段很微妙的过去。
    双方都不会对其他人提起这事,甚至不会与对方聊起。
    但那件事真实存在,就这么微妙的隐藏在他们的对话中,对视里。
    在朱敬一看来,鞠礼绝对是喜欢他,不然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,就算心机很深,恐怕也无法做到那个程度。
    他这些天总在想她费尽心机安排两人相遇的动机,他觉得不可能仅仅为了工作——
    在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眼中,一份占云企业的底层职员工作,并不足以让人费劲心力去算计。
    当然也不可能是为了那个喜欢侦探悬疑小说的共同爱好。
    女人只有为了爱情,才会耗费这么大精力。
    他觉得,她一定是早就听说了他,知道他,有可能是他去她们学校办校招会发言的时候,她看到了他。
    然后暗恋他,倾慕他。
    之后以此为动力和出发点,开始想办法了解他,甚至跟踪他。
    又正巧需要一份工作,便顺势安排了每一次巧遇——这样一举两得,既可以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,又可以跟暗恋的他共事。
    在他看来,方才鞠礼抬头给他的那个笑容,甚至都带点儿‘二师兄,你看我做到了’的那种求表扬的情绪。
    朱敬一觉得,没跑了,肯定就是这样。
    鞠礼签好了合同,梁晓彤朝着朱敬一望过来。
    他觉得,是时候开始他的表演了。
    “鞠礼,是这样的。”他坐直了身体,让自己的宽肩,和厚实的肩膀能清楚落在对面女人眼中,随即摆出一个属于精英人士的自得神态,压低嗓音,磁性从容的道:
    “老板跟我讲到你在《白扇军师》剧组里,辅助这个项目解决了巨大问题,很及时的帮助止损。所以我这边跟钟总商量了下,也跟咱们人事部的领导谈过,帮你申请了一个奖金包,以嘉奖你这次为公司做的贡献。”
    他说的很慢,每一个字在出口前,都经过了斟酌。
    梁晓彤一边听着他说,一边点头,以此表示她对朱敬一话语的认同。
    鞠礼抿着唇认真听着,心里却在想:钟立言可不像是个会跟别人商量事儿的人。
    不过她自然不会戳穿二师兄,反而露出了感谢的神情——
    只是这感谢既不过于激动,也不显得谄媚。
    她可不想让别人觉得她是个没脑子的傻瓜,更不想真的让他们觉得,她认同他们是施恩者,而她受了他们巨大恩惠,欠他们巨大人情。
    所以,鞠礼尽量让自己的情绪,维持在友善感谢的层次,而不过于感激,更不至于感动。
    “这个奖金包,可以算的上今年至今为止,最大的一个奖金包了。”朱敬一说着挑起眉毛,“45000元。”
    说罢,他和梁晓彤齐齐看向鞠礼,等待着小姑娘脸上露出一个欣喜若狂的表情。
    可鞠礼,她只是笑了笑。
    淡定从容,宠辱不惊。
    “……”朱敬一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,他接下来本来准备要说的‘不用激动,以后会有更大的奖金包,继续努力’这句话,没能说出口。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有些疑惑的看着她。
    “……”梁晓彤同样有些吃惊,怎么这小姑娘表情这么淡的?
    不惊喜吗?不激动吗?
    一个23岁刚毕业的孩子,不到一个星期就转正,而且拿到公司大方发放的四万多块钱的奖金,难道不应该激动的泪流满面吗?
    鞠礼对着两个人探究的目光,从容的扯唇道:“谢谢两位领导。”
    她很谦逊,态度很平和,但……仍旧不对劲。
    梁晓彤心里开始犯嘀咕:她之前笃定鞠礼是钟总的亲戚,就去简单查了下,结果发现她家境根本很普通,甚至有些贫穷。
    她还想着,或许鞠礼是钟总的穷亲戚之类的。
    一个贫穷的人,无论是不是钟总的亲戚,看到钱肯定都要激动,肯定要感激她和朱敬一。
    可这反应……难道他们看错了?
    她查到的鞠礼家境贫穷,难道是假信息?
    这孩子这么深藏不露的吗?
    梁晓彤抿着唇,心里完全没谱。
    她做人力资源管理的,主要就是搞人事关系。
    基本上公司内部的每一个人,她都要心里有数——
    你只有了解一个人,才能知道,要用什么手段,去驱使这个人为你所用。
    但此刻,梁晓彤对工作的完美掌控被打破,她看不透眼前这个23岁的新员工。
    在两位混迹职场近十年的老油条面前,鞠礼突然深不可测起来。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眼前这个小姑娘之所以如此淡定平静,是因为她早就通过【小秘书系统】知道自己会拿到这笔奖金。
    她有充分的时间去消化自己的情绪,也有充分的时间做好准备,当面对惊喜的时候,如何表现的不卑不亢。
    房间内足足沉默了1分钟,朱敬一才接着道:“这笔钱会跟你第一个月工资一起发放到你的账号。”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鞠礼再次道谢。
    “嗯,这还不算完哦,还有另外一笔奖金。晓彤,来你跟鞠礼说。”朱敬一的情绪被消耗尽了,他实在无法再维持饱满的情感了——收奖金的人都如此冷静,他激动个什么劲儿。
    真是……尴尬。
    “啊,对,咱们《暖夏甜茶》剧组的新女主角秋贤玥,是你推荐的对吧?”梁晓彤忙维持起职业化的亲切笑容。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鞠礼点头。
    “嗯……经纪部已经把秋贤玥的经纪约签好了。咱们占云集团是有内推奖金的,就是你推荐员工给任何部门,只要被任用,就会给你发放一笔2000元的奖金。也是随着这个月的工资一起发哈。”梁晓彤意识到鞠礼是不可能欣喜若狂的了,她干脆不卖关子,一口气说出口。
    这次鞠礼倒是有点惊喜,她本来以为【小秘书系统】说的内推奖金也就几百块呢,没想到有2000元。
    她立即开始计算起自己第一个月能拿到多少钱。
    只是她沉默算钱的模样,在梁晓彤看来就是加倍的冷漠了。
    朱敬一和梁晓彤对视一眼,心里都有点儿空落落的。
    别人太激动吧,他们嫌弃别人没见识没格局,别人太冷静吧,又有点儿失落。
    难伺候。
    梁晓彤又交代了几句奖金金额和工资金额都要保密,公司内部是严禁讨论工资奖金的。
    确认鞠礼足够重视这个规定,已经记住了以后,梁晓彤便率先告辞了。
    她和朱敬一今天下午这一出戏啊,又是夸大吹嘘自己的功劳,硬说人家的奖金是他们俩给争取来的。
    想着让小姑娘大惊失色喜极而泣,看人家感激涕零的样子,然后高高在上的展示一下优越感,再展示展示官威,舒畅一番,炫耀一番。
    结果倒好,人家八方不动,淡然自若,进退有度。
    倒显得他们两个当领导的,像两个跳梁小丑,不够丢人的。
    待不下去了,待不住。
    她要走,这就走。
    立即离开这个办公室,离开鞠礼!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办公室里终于只剩下鞠礼和朱敬一,他们隔着办公桌,面对面坐着。
    都有些沉默。
    朱敬一本来想在她面前扮演一个帮她争取奖金的英雄人物,可瞧着鞠礼恬淡的表情,他演不下去。
    他在猜,她是不是为了取得他的喜爱,所以正在他面前故意装气质美女——憋着情绪,心里其实已经乐开花?
    面前这小姑娘,23,比他小了近10岁,长相不算很漂亮,但皮肤白皙,清秀可人,笑起来的时候也有几分可爱。
    的确,比那些女明星差许多,比张贝贝都有点点不如。
    但……真的很聪明。
    这世上美女一抓一把,尤其他身边美女实在不少。
    可要论真的让人觉得聪明,而非耍小聪明、故作聪明的,那可就不多了。
    他也到了要开始考虑婚姻大事的年纪,见到女人多少会在心里比量比量,计算计算,看看是否合适。
    原本他就对鞠礼另眼相看,转正、奖金这几件事儿,让他忍不住对她好奇了起来。
    小说里怎么说的来着?
    当一个人对一个异性好奇,就是爱情来了的信号。
    他要不要试试呢?
    结婚可不是选美,找个漂亮的万一要是像钟老板第一次婚姻那样,那可真是太惨了。
    所以就像穿鞋子,舒适与否只有自己知道。
    还是得选聪明的、志同道合的。
    心里思忖一阵,他开口道:“这几天感觉怎么样?还适应这样的工作节奏吗?”
    “挺好的,我刚入社会嘛,多干活多学习是好事。”鞠礼朝着他笑。
    “嗯,钟老板人虽然脾气大点,但其实还是讲道理的。你也不用怕他,以后看见他发脾气,就躲开点,等他发完脾气了,再跟他继续聊工作,他不会真的随随便便开除员工的。”朱敬一摆出一张前辈脸,既有点点威严和距离感,又十足宽厚温和。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会收敛自己的脾气,好好珍惜这份工作的。”鞠礼说着,又朝他笑了笑。
    朱敬一美滋滋的看着她的笑容,柔柔的,软软的,亲和又透着一股因智慧而生的恬静。
    其实还挺令人舒服和向往的。
    “这周五晚上有空吗?我最近又看了两本侦探小说,正想找人聊聊,我带你去个好店,咱们一边吃肉,一边聊聊天怎么样?”朱敬一心里一荡,就不受控制的把脑海中,才冒出头的一个不成熟的念头,给讲了出来。
    鞠礼愣了下,眨了下眼睛,有些疑惑的看他。
    朱敬一挺了挺胸膛,笑容潇洒俊朗,对着她的表情,突然开心了起来。
    怎么?
    没想到他会约她吧?
    是不是一时过于惊喜,有点维持不住‘气质女生’的人设了?
    快要高兴的笑出来了吧?
    笑吧,像个23岁的小女生那样,天真烂漫羞答答的笑吧。
    他也会喜欢的。
    然后,朱敬一就听到,鞠礼吐字清晰的说:
    “不了,朱总,这周五晚上我约了我弟弟一起吃火锅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呃……
    他没有听错吧?
    她……居然……拒绝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