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涵文学 > 科幻小说 > 是他躲不过 > 18、第 18 章

是他躲不过 18、第 18 章

  陆冉冉这会儿是光脚站着的。
  游琛低头时察觉到了这一点,同时也意识到了原来他自己一直都忘了给她也拿一双。
  由于他不太喜欢家里有陌生人在,因此并没有请保姆,雇的都是钟点工。
  于是他只好叫陆冉冉先坐下,自己折返去楼下鞋柜找拖鞋给她。
  结果找了一圈,还是许助理告诉他在哪里的。
  等游琛提着拖鞋重新上楼回房,陆冉冉正光脚踩在卫生间的瓷砖地上准备卸妆。
  她在门口的落地衣帽架上找到了自己的包,翻出了一个小巧的化妆包,里面装了一些较小的瓶瓶罐罐,是她日常以备不时之需的,基本都是分装护肤品卸妆之类的东西。
  游琛发现她人不在原处了,便循着卫生间传出的水流声走了过去。
  他抬手敲了敲门,将拖鞋放在了卫生间门口。
  “拖鞋给你放门口了。”
  陆冉冉一边挖着卸妆膏,一边含糊应声道谢。
  “好,谢谢。”
  游琛下楼前,将许助理送来的那袋东西也一并拿过来,里边新买的衣服。
  十点他还有个会要开,得先走了。
  至于送人这事儿,现在刚好也来了个现成的,不但能看病还能兼职司机,他也正好可以少操一点心。
  然而陆冉冉的速度比他想象中快得多,但也如他先前所想,她开始有意避开一切面对面的可能。
  游琛看了一眼楼梯转角迅速往回缩的脚,什么也没说,带着许助理去了公司。
  临走前以“送她回家”寥寥四个字,委以姜山送陆冉冉回去这个重任。
  陆冉冉并没有往回走多远,而是蹲在了楼梯转角处的墙边打探楼下的情况。
  直到确认听到了游琛他们离开的声音后,才试探着一边张望一边往楼下去。
  原先她确实很想洗个澡再换一身衣服,但卸完妆后她看着整个空间内,随处可见的属于游琛的个人日常用品后,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  毕竟如果在这里洗的话,会让她有种莫名被他看着的感觉,因此她没多纠结就直接换上了衣服。
  当陆冉冉拿着自己的包,和换下的衣服蹑手蹑脚下楼时,并不知道此刻姜山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等着她。
  毫无意外,她短短几十分钟内遭受了今早的第三次惊吓。
  姜山倒是一脸笑模样,他还挺乐意送这位妹妹回家,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游琛会主动带人来这里。
  “他上班去了,我负责送你。”
  陆冉冉抚着心脏的位置,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。
  “噢,好,那麻烦你了。”
  姜山见她这幅模样,不由得在心里吐槽了游琛两句。
  把妹子都折腾成这样了,居然还有心思去开什么会。
  陆冉冉此刻卸了妆,整张脸看上去尤为干净素净,比平时的她看上去要更显小一些,加上许助理买来的衣服偏休闲宽松,款式也简单,衬得她的气质也与往日不太一样了,就算说她是刚入学的大一新生,也不违和。
  只不过就是气色稍微差了点。
  这一切细微的差异落在姜山眼中,游琛自然而然就是那个罪魁祸首。
  宿醉的后遗症终究还是没放过陆冉冉,她的脑袋从醒来后就一直隐隐作痛着。
  姜山看她始终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,便也识趣地只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司机,没再多和她攀谈。
  所幸一路上都没碰上几个红灯,姜山很快就完成了护送小公主回家的任务。
  陆冉冉忍着不适向他道了谢,总算是迈进了自己小窝的门。
  一进门她便胡乱脱掉了凉拖,直奔浴室而去。
  而正在客厅沙发上瘫着,顺便守株待兔的肖潇也被她直接无视了,甚至都没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,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拿了浴巾和睡衣进了浴室内。
  肖潇看她一回家就急着进浴室,心中的警报雷达瞬间拉响。
  陆冉冉给了她一份备用钥匙,主要是以备不时之需用的,只不过她拿了之后的真正用途,大多都变成了叫她起床罢了,至于她怎么会突然过来,主要还是因为昨晚的那通电话,她怕陆冉冉又喝高了,不太放心才过来看看,没想到这厮竟然直接夜不归宿了。
  想到这里,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带着满腹疑惑走向了玄关处。
  拖鞋是新的,袋子里装了条礼服裙,明显也是穿过的。
 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陆冉冉告诉她的应该是她姑姑生日,回去吃饭才对。
  可是……见个姑姑用得着穿成这样?
  一时间,她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猜测,并不由自主地再次想起了昨晚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。
  挂断前那一记奇怪的声响,紧接着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  总觉得声音还挺熟,好像在哪听过。
  肖潇苦思冥想了一会儿,始终没得出答案。
  这时,事件女主人公也总算洗漱完毕出来了。
  于是,陆冉冉在扯着毛巾擦头发时,遭受了今日份惊吓四连击,再这么下去她怕是将要死于突发心梗了。
  她近乎崩溃地开口问道:
  “你们一个个的是不是都想吓死我……”
  肖潇一头雾水。
  “你们?还有谁?”
  陆冉冉叹气摇头,无力地栽进一旁的沙发里挺尸,拒绝回答。
  肖潇伸手扯过她肩上的毛巾,顺手替她擦起头发来。
  “听着,小陆同志,现在不是势必要你说,除非你想说,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。”(1)
  陆冉冉两腿一伸往前蹬了蹬,一副不想配合她的样子。
  “姐姐你演港剧呢。”
  肖潇手下的力道稍稍重了些,将她额前的碎发胡乱揉了一通,继续发问道:
  “快说,昨晚到底干嘛去了?”
  陆冉冉翻了个身,躲过她不□□分的手,将脸埋在抱枕中,声音闷闷的。
  “不是跟你报备过吗?我姑姑生日啊姐姐。”
  肖潇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,语气突然变得正经起来。
  “姑姑过生日你穿那么隆重?还有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?而且你都夜不归宿了……”
  近两年时间的相处,肖潇和陆冉冉之间的关系,除去工作上的联系,她们俩人一直以来的相处模式更像是朋友,这也是肖潇特地跑来查看情况的原因。
  陆冉冉听出了她语气中变化,也明白她会这么说并不完全是出于经纪人对艺人的管束,更多的还是作为朋友的关心成分在里边。
  只是她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件事,毕竟昨晚的情况太过混乱,到现在她自己也没能完全消化。
  她深吸了一口气,从抱枕中抬起头来。
  “好啦好啦,这不是我姑姑喜欢搞化装舞会那一套嘛,至于电话么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……”
  关于这一点她确实也没瞎说,对于生日宴赴约的着装要求,长公主向来是很严苛的。
  肖潇看她的样子也不太像是骗人,只好将信将疑地继续问下去。
  她盯着陆冉冉的眼睛,狐疑道:“是吗?那我怎么好像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?”
  她这话一出,陆冉冉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声。
  要命,游琛该不会说话了吧。
  虽然她不太记得打电话的具体内容了,但是发生过这件事她还是有点印象的。
  陆冉冉不免有些心虚,斟酌了一下,底气不足地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。
  “我不太记得了,你听到的可能是我哥哥的声音吧……”
  也确实能算哥哥,虽然昨晚刚刚变成了订婚对象。
  可肖潇还是觉得有问题,但又找不出具体是哪里有问题。
  “哥哥?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哥哥?”
  “一直都有的好吧,但是亲戚嘛,不常见也不会提起啊……”
  “不常见你还住下了?”
  “这不是喝醉了吗……”
  “早上还送你回来?”
  “那不然呢。”
  正当肖潇想要继续盘问时,她的手机收到了一连串的消息,震个不停。
  她只好暂时放过陆冉冉,点开查看起来。
  看到消息的那瞬间,肖潇下意识就飙了句“我x”。
  陆冉冉皱眉看向她。
  “怎么了又是?”
  肖潇立刻蹲下身,将手机屏幕举到她面前。
  群聊内的多条链接标题,赫然标着游琛,神秘女子等关键词。
  陆冉冉看到的当下就没声了,心虚到不行。
  肖潇却因为沉浸在大老板的花边新闻中无法自拔,一时忽略了她脸部表情的细微变化。
  “万万没想到大老板有朝一日也会上这种新闻。”
  肖潇兴奋的吃瓜心态溢于言表,正当她打算点进链接看个究竟时,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诡异的预感。
  她仍旧握着手机,视线却转到了陆冉冉的脸上。
  “不对,该不会……”
  陆冉冉瞬间把头摇成拨浪鼓。
  “当然不是,怎么可能!想什么呢你?”
  肖潇越看她越觉得可疑。
  “我还没说完呢,你急什么?”
  她一边说着一边点开了链接,一贯浮夸风的爆料正文下,配了一张高糊的截图。
  画面中,她们一贯湿巾不离身的洁癖大老板,正单膝跪地,强行扣着一位神秘女子的脚踝,看文字描述似乎是在为对方处理伤口。
  而由于角度问题,神秘女子的侧脸被长发挡住,并看不到真实容貌。
  肖潇啧啧了一声,退出查看下一则。
  另一家爆料的瓜更足,高糊截图也升级成了动图。
  肖潇看着看着,总觉得这个神秘女子身上穿的裙子有些眼熟。
  ……好像和陆冉冉袋子里的那件很像。
  一旦产生了这个联想之后,肖潇越看越动图里的那个神秘女子越觉得像陆冉冉。
  她缓缓抬起头,看向一脸心虚的陆冉冉,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:
  “神秘女子该不会是你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