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涵文学 > 短篇女频 > 被学弟撩拨的日子 > 9、撩第九下

被学弟撩拨的日子 9、撩第九下(1/1)

  晚上睡前,没忍住给陈风起发了个信息问他。
  那边很快回过来,【江弥森,你问他干嘛?】
  【就好奇是哪几个字,没猜出来。】
  发完,陈雾里放下手机,倒头就睡。
  除了学习,睡觉应该是陈雾里最大的爱好了,并且如果没睡好,她起床气就特别重,可能一整天脾气都不怎么好。
  昨晚因为有个室友一直咳嗽,对于睡眠环境要求非常高的陈雾里,显然是睡得不怎么好,导致这一天状态都有点郁郁的。
  段嘉遇逗她几次都没效果,直到下午放学,被宋琦琦买来的糖醋排骨喂饱,才哄好。
  两人又回寝室小憩了半小时,才慢吞吞打算去教室上晚自习。
  刚到教学楼,就遇到急匆匆跑下来的刘茜。
  “茜茜,你跑什么?”宋琦琦大老远就看见她。
  “那个......”刘茜看了眼陈雾里,犹豫一下,还是说了,“段嘉遇他们和人打群架......”
  宋琦琦一听,立马来劲儿,“打架?在哪儿?”
  刘茜摇头,“在旧图书馆,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......”
  她其实也不清楚打起来没有,只是之前看到他们一群人朝外面去,手里都还拿着东西,然后拉住齐宇问什么情况,齐宇就说了句教训一帮高一的,叫她别管,然后就走了。
  几个人关系还算不错,不可能真的不管,想着段嘉遇也就还能听陈雾里和宋琦琦的劝了,所以赶紧跑来找她们,但是......
  刘茜又道,“那个,别说是我说的啊。”
  她对段嘉遇是有好感,但也挺怕他的。
  “知道了。”陈雾里和宋琦琦互看一眼,就朝旧图书馆跑去。
  刘茜犹豫了一下,没有跟过去。她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,而且如果闹大了,年级主任那边追问起来,她牵扯进去也不好说。
  英才有两个图书馆,新图书馆几个月前刚修建好,挺气势磅礴,旧图书馆因为位置稍微偏远,是要准备改建职工宿舍的,暂时还没开始动工。
  自从新图书馆建好后,旧图书馆这边基本就没什么人了,偏僻安静,特别是后面的小树林,可以说是人迹罕至。
  很适合约架一地方。
  陈雾里和宋琦琦气喘吁吁跑过去时,两边好像正要开始动手。
  “段嘉遇,不许打架!”
  人未到,声先至。
  然而,两边为首的大佬,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手都是下意识一抖。
  我去,陈雾里怎么来了?
  谁告的密?
  陈雾里累得直喘气,好几秒说不出话,还是段嘉遇伸手扶着她才不至于蹲下喘气。
  所以,体能太弱也不好。
  你看宋琦琦,跑这么远喘都不怎么喘,一来就能指着段嘉遇骂,“段老狗,你疯了?还敢打架?还嫌去年的处分不够多是吧?以为现在成绩好一点了教导主任就会纵容你?我们可是对王老师打过包票给你做担保,打架之前跟爸爸申请了吗?......”
  一口气说完都不带换气的。
  段嘉遇:靠,谁他妈多嘴让她俩知道的?
  陈雾里几个深呼吸后,总算平复下来,正想说什么,然后无意扫了眼对面......???
  随后,回头,问段嘉遇,“你要打我弟?”
  段嘉遇:“......?”
  宋琦琦闻言转头一看,然后拍拍段嘉遇肩膀,“你要打我们亲弟弟?”
  段嘉遇:“......?!!!”
  什么亲弟弟?
  这场约架的起因,其实很简单,也没有什么很大的纷争,非要说起因,大概就是上回球场上的摩擦吧。
  然后高三的觉得这群新生有点狂,可能需要□□一下。高一的觉得高三的挑衅他们,高三狗还不赶紧复习去,长江后浪推前浪,以后这是我们的天下。
  男人嘛,一言不合,自然是用拳头解决了。
  结果,这场来势汹汹的群架就这样被打断。
  英才一霸段嘉遇多没面子啊,然而大佬只是摸摸鼻子,表示:哪打架了?我们就是过来和学弟们交流一下篮球技术。
  陈雾里哦了一声,“那是不是交流完了?”
  段嘉遇:还没开始交流呢......但看她俩反应,也明白过来,高一那领头的陈风起,是陈雾里亲弟的意思。
  段大佬悻悻挥手,“散了散了。”
  班长亲自来抓人,大家散得很没气势,甚至连那种‘你给我等着’之类的狠话都不敢放,毕竟也没人真想在这个时候被记过。
  他们那边说话声音不大,所以高一这边还有人不在状况里。
  咦?高三那群人不是很□□吗?怎么,这就散了?
  更离谱的是,还有人问,“那女的到底是陈风起女朋友,还是段嘉遇女朋友啊?”
  许多人等着看好戏的时候,只见对面那学姐,面无表情冲这边招了招手。
  “过来。”
  众人:“......?”
  过去还是不过去?
  然后,刚才还张牙舞爪的高一小霸王陈风起,乖乖走过去。
  学姐伸手,一把捏住小霸王的脸。“能耐啊你,打群架?”
  “疼疼疼......我就是围观一下,我动手了吗?你就冤枉我?”
  无数人惊掉下巴――靠,凶巴巴的陈大佬居然这么乖?
  在女朋友面前需要这么没骨气的吗?所以谈恋爱千万不要找姐姐型啊,这他妈管得也太严了。
  陈雾里松开手,表情冷漠,“回去再和你算账,现在赶紧回去上晚自习。”
  众人仍处于震惊状态:“......?”
  直到学姐转头看来,“还不走?想去教导主任办公室?”
  哦,学姐是在对他们说。
  高三那边的人走得差不多了,他们在这儿待着也没意思。
  陈雾里站着没动,等那群学弟慢慢朝树林外走去,江弥森从她面前路过时,她略带意外的挑眉。
  “小学弟,中考状元也打架啊?”
  江弥森依旧是一副散漫模样,视线镇定转开,“我过来观摩一下。”
  看看,人家多淡定,丝毫没有约群架被抓包的慌张。
  就好像在说,这本书写得不错,我观摩一下。
  这个架打得不错,我过来观摩一下。
  陈风起不由得想起自己刚才的反应,太惊慌失措了,觉得有点丢脸,同时也对江弥森这淡定的反应,油然而生冒出一股敬畏。
  一场来势汹汹的群架,就这样无疾而终。
  回班的路上,还有人问,“诶,起哥,那学姐真是你女朋友啊?但好像和段嘉遇关系也挺好的......”
  陈风起翻个白眼:“那是我祖宗。”
  几个人还是没明白,啥意思?“起哥,你这恩爱秀得,挺别具一格啊。”
  陈风起终于忍不住,翻个白眼,“我亲姐。”
  嗯?
  卧槽,那是陈风起的姐姐?也对,好像是一个姓啊。
  “起哥起哥,校花真是你姐啊?她是不是只大你两岁啊?”
  “你姐姐有男朋友没?段嘉遇应该没和你姐在一起吧?”
  “那以后校霸都得让着你了,他是不是想追你姐呢,如果是的话,总不能得罪小舅子吧,可以啊起哥,以后在英才横着走。”
  “起哥,你姐姐没男朋友的话,我还有机会没有?”
  “......”
  陈风起一脸生无可恋:老子想弄死这群傻逼。
  -
  晚自习的时候,陈雾里心情看上去不怎么好。
  段嘉遇觉得大概是约架那事儿惹她不开心了,第一,自己的确和她保证过不在学校打架了。第二,他要打的那人居然是她亲弟弟......
  死了。
  怎么哄同桌开心,在线等,急。
  他转头小心翼翼看了看陈雾里,女孩正在认真写卷子,头发依旧是扎着马尾,低着头看卷面,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。
  看着看着,他不知怎的,就想伸手替她把滑下来的几缕长刘海挽到耳后。
  手就不由自主伸过去了,然后还没碰到,就被女孩一巴掌拍开。
  “你干嘛?”
  段嘉遇讪讪收回手,往桌上一趴,冷静了一会儿。
  然后又转头看她,晚自习很安静,他也不敢太大声,就只能凑近一点,“别生气了,我真不知道那是你弟,要是知道的话,我就站那儿让他打,手都不还......”
  陈雾里停笔,视线平移,“哦,你还想打架?”
  “不是......我是说......我不该打架。”声音越来越小,段嘉遇一直很不解,就陈雾里这样一个柔弱的小姑娘,自己怎么就会怕她呢?
  之前男生寝室夜聊,大部分都不屑的表示,女孩子有什么好怕的?要真说怕,那就是最怕女孩子哭和撒娇,这两招一出,铁汉也能溃不成军。
  可是......认识这么久,这两件事还真的从来没在陈雾里身上出现过。
  无论是哭,还是撒娇。
  于是乎,他思绪又飘到:陈雾里哭起来是怎样的?陈雾里撒娇起来是怎样的?
  光是想想......段嘉遇就......
  完了。
  刚好,陈雾里淡淡抛了个眼神过来,“希望您这金鱼脑子,能把这句话记久一点。”
  你看,就是这样一个淡淡的眼神,他就没招了,就乖乖听话了......没道理啊,刚开始决定和她做兄弟的时候,明明他才是老大。
  “......”
  算了,跟女孩子,是没道理可讲的。
  还不如跟宋琦琦讲道理,毕竟,宋琦琦还挺爷们儿的。
  段嘉遇惆怅的趴回桌子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