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涵文学 > 短篇女频 > 被学弟撩拨的日子 > 4、撩第四下

被学弟撩拨的日子 4、撩第四下(1/1)

  陈雾里和宋琦琦她们去篮球场。
  一到球场上,宋琦琦完全没把自个儿当女生,直接去就和男生抢球。她体力很不错,用齐宇的话来说,应该是全校女生中篮球打得最好的。
  陈雾里朝四周望去,刚才集合那会儿,好像隐约看见陈风起的身影,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班也在上体育课。
  那小子从小就喜欢打篮球,如果他们班也上体育课,按他那尿性,百分之九十九肯定是在场上挥洒汗水。
  但篮球场上好几个班的男生都在,段嘉遇那群人最显眼。
  就是没看见陈风起的身影。
  陈雾里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,有些无趣,打了声招呼,就往旁边走了。搁操场上转了几圈,也没见着人,难道之前看错了?
  正奇怪呢,就在花坛阶梯那里看见一道熟悉的背影,陈风起正和几个男同学坐那儿,哟,赶上那百分之一的机率了?
  几人都是背对这边,坐在台阶上,在聊天。
  陈雾里放轻脚步走过去,想吓唬一下陈风起,刚走到他们身后,正好听见几句神奇对话......
  “卧槽老渣,你有点牛批啊,一周四次,是不是有点多?手还受的住不?”
  “节制点儿啊兄弟,手用多了以后早泄啊…”
  “滚,你这想象力是不是有点丰富啊?”
  “昨天上厕所时,他还和范嵩比长短呢......”
  “......”
  大约没想到这群高一的小子,在聊这种话题,陈雾里顿时尴尬地停下脚步,她本来打算从背后吓一吓陈风起的。
  这画面,就着实有点诡异了,高三学姐偷听学弟们讲浑段子?
  犹豫一秒,要不......咳嗽一声提醒一下?还是趁他们没发现,悄悄走开?
  正当纠结时,陈风起身边一个男生转了下头,莫名就和陈雾里对上了视线,然后吓得一抖。
  陈雾里:“......”
  学弟你听我说,我真不是特地来偷听你们讲这些的。
  他一抖,就惊动了身边的陈风起,于是跟着回了下头......就看见自己亲姐阴森森的站在那儿。
  陈风起顿时脑子一懵,突然有种,做坏事被抓现场的既视感。
  虽然刚才他没参与讨论,但是他听了啊!!!
  卧槽......陈风起对着还在说话的那男生就是一脚。
  突然被踢一脚,本来笑得正猥琐的男生吓一跳,“......起哥?咋了?”
  这一动静,大家也纷纷注意到身后。
  站在树荫下的女生,高马尾,杏眼琼鼻,皮肤白皙,九月的微风拂过,耳边发丝微动,校服裙摆也在浮动。
  这画面,跟漫画里走出来似的。
  但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――
  刚才他们都在瞎几把聊些什么见不得人的玩意儿!!!
  卧槽漂亮小姐姐会怎么看待他们???一时间也不知道是惊吓更多,还是尴尬更甚。
  然而,作为经历过无数考试这种大风大浪的高三学姐,陈雾里即使尴尬,也不会表露出分毫,漂亮精致的小脸上,维持着令人迷惑的微笑。
  只是,在这种情况下,怪......怪}人的。
  几个男生静了几秒,正在犹豫要不要开口,问问是不是有什么事儿。
  可还没来得及推举出一个发言代表人,就看见陈风起蹭一下起身,两步过去,拉起那漂亮小姐姐的手,转身走了。
  “......”
  “......”
  留下几脸懵逼。
  “啥情况?那不会是陈风起的小女朋友吧?”
  “起哥家的妞儿长得也太漂亮了吧,高一几班的啊?”
  “你怎么知道是高一的?万一高二的呢。”
  “看起来长得很嫩啊,感觉像高一的,到底是不是陈风起的女朋友啊?不是的话我想追啊......”
  “人家都手牵手走的,你他妈瞎啊?”
  陈风起牵着陈雾里走了一段,在僻静处才松开她手。
  姐弟俩只差两岁,从小一块玩儿一块长大,过马路都是手牵手,多年的习惯哪怕到现在也没变,仿佛很正常不过的一件事。
  陈风起没和同学说过自己有个姐姐在高三,所以压根儿没想到自己牵着人走后,那群人脑补了多少画面。
  在被兴师问罪前,陈风起抢先开口,占领道德制高点“年级第一的三好学生,居然喜欢偷听别人讲话,你这什么特殊爱好?”
  你偷听,就是你不对。
  “喊你那么大声都听不见,我也没想到你们聊得这么入迷。”可惜陈风起的道行,在陈雾里面前,就是个垃圾青铜。
  “没事,孩子长大了,多了解点新知识没什么不好,不过,研究这类问题要注意一下场合。”
  循循教诲,目光真诚,面对陈风起,她完全能做到胡说八道都可以面不改色。
  陈风起:“......”
  喊屁喊,从刚才转头看见她那一瞬,陈风起就知道陈雾里肯定是想偷摸摸来吓唬他。
  陈雾里还伸手摸了摸他脑袋,语重心长,“还有,交朋友要慎重。”
  陈风起找不出反驳的话,一口气,憋回肚子里。
  这年陈风起刚满十六,身高逼近180大关,还在持续往上长,而陈雾里已经固定168身高了,以前摸陈风起的头,低头伸下手就行,现在嘛,得仰头抬手了,不过还好,十公分差距不算多。
  因着陈雾里总喜欢摸他头顶,跟摸小狗似的,以前比她矮的陈风起,一心目标就是要长得比陈雾里高。
  现在比陈雾里高了后,她还是能轻易摸到他头顶,于是陈风起卯足了劲儿,再长!
  让你踮脚都摸不到老子头顶!
  两人在林荫道上走着,那边宋琦琦咋咋呼呼跑过来。
  “啊啊啊啊雾雾,等等我!”
  陈雾里停下等她,问她怎么没打篮球了。
  宋琦琦气冲冲哼道,“他们嫌我技术跟不上,不带我了。”
  旁边陈风起闻言,一脸这不很正常吗的表情,男生和女生体力差距本就大,带个女生打篮球?疯了吗?
  宋琦琦本来还想说段嘉遇的坏话,转眼看见陈风起,又是一阵惊奇,“这就是你那长得很像刘昊然的弟弟?我好像半年前见过诶?那会才初中吧?哇都长这么高了......”
  说罢,手还很不老实的在少年脸上捏了一把,然后感叹,“瞧瞧,这胶原蛋白充足的脸蛋儿......”
  陈风起僵住:“......”
  我姐身边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?
  对于宋琦琦,陈风起还是有印象的,好像是从高一就和他姐玩得很好,他也见过两次。
  说起来他对姐姐身边的朋友好像没啥熟悉印象,主要是陈风起比较野,放学放假都到处玩儿去,哪里会关注他姐身边有些什么朋友。
  而且以前两人也不在同一学校,陈雾里成绩一直很好,就读的都是重点名校,不像他......
  咳咳。
  虽然找点关系花点钱也就转过去了,但他爸这个人,有点犟,认死理儿,说考上什么学校读什么学校,花钱找关系丢人现眼。
  陈风起反正无所谓,去重点学校被压迫折磨还更难受,他也不想去。
  直到高中,许静美和陈茂大吵一架,非得把陈风起弄进姐姐这学校,毕竟这的确是本市数一数二的好高中。
  作为母亲,谁都不想自己孩子浑浑噩噩无所作为,男孩子以前小,顽劣不懂事,现在长大了,也该懂点事了。
  宋琦琦对小鲜肉都是有莫名的热情,瞅着眼前的帅气弟弟,笑眯眯问,“弟弟,还记得琦琦姐吗?”
  陈风起迟疑一秒,人是有印象,就是名字没记住,但在他姐的眼神威胁下,点头,“记得。”
  见宋琦琦好像还想伸手,连忙往陈雾里身后退一步,“你们聊,我去找同学了。”
  看着少年高高瘦瘦的身影跑远。
  回头就见宋琦琦一脸慈母笑,“果然,比高三那帮老男人有朝气多了~”
  “......”
  说这话也不怕被段嘉遇他们打死。
  -
  傍晚时分,晚霞在天际蔓延成一幅绚丽的油画。
  今天周四,食堂有宋琦琦爱吃的糖醋排骨,知道陈雾里要帮老师收卷子,得走晚点,便叫陈雾里忙完直接回宿舍,等她去买两份回来。
  段嘉遇他们早就跑去篮球场了,虽然已经高三,但这才开学,紧张的氛围还没起来。
  等陈雾里从办公室出来,教学楼基本已经没人,安静得很。
  刚下楼梯,听见旁边有人喊她。
  “喂,陈雾里。”
  她转头看了看,墙角走过来一个男生。
  他问,“你记得我是谁吗?”
  那男生个子也很高,胸膛挺结实,有点像练体育的,长的不丑,但和段嘉遇不是一个档次。
  或许被宋琦琦影响过甚,又和段嘉遇天天同桌,陈雾里评判男生帅不帅,基本参照物就是段嘉遇,没他好看的,就只有一般和丑两种区分。
  但在学校要找出比段嘉遇好看或者差不多好看的,恐怕也屈指可数。
  所以陈雾里也的确没想起这男生究竟是谁,喊她有什么事儿。
  如果直接问你哪位估计挺打击人的吧,于是她换了种方式,“什么事?”
  陈雾里有点饿,心里惦记着宋琦琦有没有买到糖醋排骨。
  所以,有事快说。
  看她神情淡漠,那男生笑了笑,“我叫钱东,去年运动会你还给我送过水。”
  “......”
  陈雾里皱眉,给谁送过水?
  这学校也就只有段嘉遇这种关系好点的,打球时她给他们买过水,别的人根本不可能有这待遇。
  去年运动会?......她没有报名运动项目,但作为班干部必须加入后勤,她负责看管发放矿泉水。
  只要有参赛选手过来,她就机械式地递一瓶水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,反正几大箱水,没一会儿就被一抢而空。
  不是......这哥们儿到底想说什么?
  “有什么事吗?”耐着性子再问一遍。